00

  云碧雪这两三年在谢黎墨身边历练的,并不是愿意忍耐的人,她内心极为强大。

  哪怕身体被夕淳儿各种折磨,她嘴上也要让夕淳儿不痛快。

  尤其云碧雪善于利用人心,夕淳儿对她动手,她就用言语刺激夕淳儿,最后痛的只会是夕淳儿。

  很多时候,夕淳儿都被云碧雪刺激的发狂咆哮,甚至都有点疯癫。

  云碧雪看着夕淳儿这个样子的时候,内心就会暗爽,脸上被掌掴的也不算痛了。

  一想到自己父母都是因为眼前人造成的,云碧雪看着夕淳儿就跟看仇人一样,眼底的仇恨怎么都无法掩盖。

  可是每次云碧雪被夕淳儿折腾一顿,身上到处都是伤痕,妇人每次看到了,都心疼的直掉眼泪。

  “妈,我没事的,这点小伤不算什么。”云碧雪靠在墙壁上,慢慢的喘息,试图恢复体力。

  其实这些天,若不是找到母亲,有母亲陪伴,云碧雪心想,自己或许也坚持不下来。

  这么多天来,云碧雪恍恍惚惚的,都不知道今夕何夕,更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天。

  但是云碧雪心里是有希望的,那就是每一天,可以看到自己的母亲,这才是她心里的支柱。

  她就想着,自己绝对不能倒下,她要救母亲,救父亲,这是她的责任。

  可是这处寨子中,处处都是夕淳儿的人和眼线,信号非常的弱,手机根本没法和外界联络。

  按照母亲所“说”的话,这里是一处封闭峡谷中的寨子,大多颜族的人也都被夕淳儿控制住了。

  云碧雪想了好几天,试图先离开关押她的仓库,但是不行,她不能害了母亲,所以必须从长计议。

  还好母亲隐匿了十多年,已经有了她的人脉。

  其实在玉府的时候,母亲都安排好了计划,只是没想到,夕淳儿竟然找到了玉府的地道,将所有人都转移到了这处寨子里,如此以来,母亲暂时还无法轻举妄动。

  只是这些年,为了族人,为了救父亲,母亲不顾自己,生生的将自己折磨成了这个样子。

  妇人含泪的摸着自己云碧雪的脸颊,心里揪疼。

  妇人在地上写道:“我先救你出去,这里交给我。”

  “妈,不行,我要是走了,夕淳儿肯定不会放过你的,你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,况且我不会走的,我要救你救父亲。”

  “我没事,你还年轻,该有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“妈,你别这么说,我不走,我费了那么多努力才进入这里,况且我试探出来了,夕淳儿只敢对我出气,还不敢杀我,不敢折腾我折腾狠了,她似乎在鸡蛋着什么,我可以利用这点。”

  云碧雪觉的自己来了也没有一无是处,至少见到了母亲,刺激了夕淳儿。

  云碧雪性子非常的固执,妇人劝说没用,只是用毛巾小心蘸着水给云碧雪清理伤口。

  云碧雪想起了谢黎墨,以前自己受一点小伤,他都心疼不已,如今都这么长时间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

  其实她心中有个希望是来自谢黎墨的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