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夕淳儿得意的笑着,“哈哈,哈哈”

  声音尖锐而难听。

  她看着男子眼底掠过厌恶,继而变的平静,看着她就跟看一个疯子一样。

  夕淳儿受不了这样的目光,“你说,我到底哪里比不上玉琴这么些年,也不见她出现,她肯定是死了,你守着个死人有什么用,我就在你身边,你想想我呀,那个贱人有什么好”

  中年男子听到这两个字,内心非常非常的愤怒,但是他依然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失控。

  夕淳儿无非就是为了让她失控,故意激怒他,这么多年来,他对她的性子已经了若指掌,所以他继续保持沉默,继续漠视她。

  果然,中年男子越是这样,夕淳儿越是发疯,不过她每次发疯发狂,从来不对着男子的脸,都是用指甲撩拨他的身体,划破他的皮肤,之前她也对中年男子用刑,但是就是不动他的脸。

  因为他长得格外有魅力,就算是如今四五十岁了,依然看不出年龄来。

  这让夕淳儿非常的迷恋。

  当然自从她将男子困在身边后,每次无论她怎么撩拨,他就是没反应,哪怕她下药,也一样。

  所以最后逼的夕淳儿越来越发疯。

  “你不愿意对我说话,没关系,我会继续对你女儿下手的,哈哈,这么些年,我还不知道你竟然姓云你的嘴可真硬,不过你想不到吧,你女儿自己送上门来的,明日我会让人对她上刑,你说好不好哈哈”

  云承海看着夕淳儿,吐出两个字:“疯子”

  因为长久不说话,一说话,都带着哑音,偏偏声音却格外的磁性动人,让夕淳儿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  “你,你刚刚跟我说话哈哈,你果然是在乎你的女儿,奥,不对,是贱人的贱女儿。”

  “你别动她”云承海虽然不知道夕淳儿说的是真是假,但是夕淳儿既然现在知道了他的名字和姓氏,那么肯定是了解了他的身份,若是夕淳儿想的话,碧雪和碧露两个孩子绝对很危险。

  云承海内心非常的担心,但是面上他不敢露出分毫,因为他知道夕淳儿是有多变态的,她为了达到目的,什么都能做出来。

  “别动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想让我别动她,可以呀,你说你爱我,说你喜欢我呀”

  云承海听着这句话就觉得恶心,他之所以活着,是因为之前答应过玉琴,无论如何,都要好好活下去,只有活下去,他们才能有机会再次见面重逢。

  所以他忍着坚持着,若非足够的毅力,根本就无法坚持下来,因为他常年面对的是一个疯子变态。

  这样的话,云承海根本不会说,就算是杀了他,他也不会说的。

  而夕淳儿就喜欢激怒他,不过这一次,听到云承海跟她说了两句话,夕淳儿还是很满意的。

  “逞能没用的,总有一天,你什么都要听我的,哼”

  “夕淳儿,你爱的只是自己,你困住我,只是不甘心罢了,这世界上的好男人很多,你为什么就要这么执着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