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顾依依努力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  白子寻开车很快,带顾依依去了校园最好的医院,给顾依依做一下全身的检查。

  虽然他也是医者,但是那样的皮外伤最好是做一下全身的检查。

  等都检查完,安排顾依依住院后,医生给白子寻将顾依依的情况都说了下。

  听着医生的判断,白子寻的心沉了沉。

  他坐在病床边,看着昏睡着的顾依依,内心有些叹息,这个丫头,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,怎么撑下来的。

  片子,他看了,那些伤痕,让他都心揪不已。

  因为顾依依营养没跟上,而且一整天都没吃饭,医生先给她打了葡萄糖吊瓶。

  白子寻守了一会,然后走出病房,来到走廊外打电话,让人查一下今天上午顾依依是如何受伤的。

  不一会,白子寻便知道了详细情况,听着下属的汇报,还有看着发来的那几张照片,白子寻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他淡冷的道:“律家吗看样子我不用手下留情了。”

  接着,白子寻打了一个私人号码:“将律家的资料全部给我,今天晚上之前来送给我。”

  “是”

  “还有,安排人盯住律家,我要随时动手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。”

  在白子寻之前看的资料中,就知道,律家或许没有一个人对顾依依是真心的。

  也就当初的顾家老太太真心对顾依依,可惜那位老太太在顾家也没太大地位,走了后,更没法庇护顾依依。

  白子寻感觉到自己心底的戾气在沸腾,这是不受他控制的一种感觉。

  白子寻想到满身是伤的顾依依,心口更是有些闷闷的感觉。

  他叹了口气,突然间意识到,或许这个姑娘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,但他分不清这种感觉是怜悯多一些还是怜爱多一些。

  白子寻摇了摇头,揉了揉眉心,然后重新回到了病房。

  他看着虚弱躺在那里的顾依依,终究还是叹了口气,还是等她醒来,再问问吧

  白子寻在这里守了很长时间,打完吊瓶,直到晚上的时候,顾依依才醒来。

  “醒了”

  顾依依看着床边的白子寻,眨了眨眼睛,“白白老师”

  说着,她紧张的就要坐起来。

  白子寻将顾依依按住,“好好躺着,你现在首要的事情先好好休息。”

  顾依依内疚的道:“白老师,对不起,又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如果真觉得内疚,就将你和律家的事情,告诉我。”

  顾依依全身一颤,那是她最不愿意提及的事情,她内心有些自卑,不想被人同情,被人当异类来看,她其实也多想有个温暖的家。

  顾依依沉默了下,还是跟白子寻道:“我是律家老太太带回去的,一开始很受宠可是后来律家老太太离开后,所有人都露出了本来面目,尤其律梦思,她将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,只要一不顺心就打骂”

  顾依依说着说着,眼中不由自主的开始落泪,白子寻突然就觉得让她开口说这些,或许是错的。

  他伸手轻轻的给顾依依将眼泪擦去,“还是别说了,好好休息吧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