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一个男人能魅惑成这样,她就从来没见过。

  那魅色发红的眼眸,全身禁欲系却让人情动的气息,无不在吸引左丘子美靠近。

  她头都晕晕的,只有眼前这个男人。

  谢黎墨最厌恶这样的眼神。

  当然,如果是云碧雪,无论眼神怎样,他都会喜欢。

  谢黎墨最讨厌现在这种无力的感觉。

 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给他下药,从他十八岁开始,到遇到云碧雪之前,也有很多女人为了靠近他,试图下药。

  但都被识破,被他处理掉了。

  他对待这样的人,手段足够的狠,从来不会留情。

  所以左丘子美,在谢黎墨这里,也是判了个死,他是坚决不会放过左丘子美的。

  当然,这个不放过的过程,也是足够的狠,他不会让人给左丘子美痛快的。

  因为左丘子美靠近了他一米以内,而且妄图对他不轨。

  如果不是圣玉,如果不是灵气,说不定他还真会被左丘子美看到。

  不对,他身体有本能反应,如果没有圣玉护体的话,有人想撕他衣服,就算是再昏迷,他也会醒的。

  这是从小训练的本能反应。

  左丘子美脑海里只有谢黎墨的一句话,说什么,让她靠近一些,才能看的清。

  她自信自己还真是够美的,她感觉谢黎墨一定会心动的。

  “我比云碧雪好的,就连那方面,也定是比她有趣”

  左丘子美还在自夸自卖中。

  谢黎墨确实忍到极限,但不是身体的忍耐,而是怒火的忍耐,青筋都爆起,真的疯狂的想杀人。

  就在左丘子美被迷惑,还蹲在谢黎墨面前,靠近他的时候,谢黎墨快速的拿起床柜上的台灯,用了所有的力气砸向左丘子美。

  “啊”左丘子美被砸的晕头转向,头狠狠一疼,倒在地上。

  只不过她还没完全昏迷过去,毕竟谢黎墨如今提起的力气还很少。

  但这一下也够左丘子美受的。

  云碧雪听到这样啊的一声叫,本来还在挨个的房间找,这会,猛然一转头,快速的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。

  她一脚踢开房间的门,看到房间的一切,一口血差点喷出来。

  她的眼眸蹬的很大很大,都布满血丝。

  她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就朝着躺在地上的左丘子美使劲的踢打过去。

  云碧雪感觉自己的心很痛很痛,痛的都没法呼吸了,她只想发泄。

  谢黎墨还想上前弄死左丘子美,没想到门被踢开了,进来一个人。

  当他看清楚是云碧雪时,怎么都无法相信,他的阿雪怎么来了这里

  一时间,谢黎墨都以为是药物让他产生了幻觉,眼前出现了他最想见的人。

  只是当看着眼前之人发红的眼眸,发狂的动作,还有痛苦的喊声。

  这才清醒了过来,“阿雪,阿雪我没事阿雪”

  谢黎墨试图唤醒云碧雪的理智,试图将她拉回来。

  但是他现在实在是没力气,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而外面的影卫听到云碧雪的喊声,以为发生了什么,赶快朝着这个方向而来。

  “大小姐少夫人发生了什么”

  他们在门外喊着。

  云碧雪将门锁着,“没我的命令,你们都不许进来”

  “是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