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穹志 第一卷 边城 第八十六章 平鲁公之怒

小说:血穹志 作者:无线牧偶 更新时间:2019-10-11 04:50:21 源网站:棉花糖
  凤天娇和众人会和的时候,大家都已经安顿好了,一寸星居的客房倒是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小城山景,倒也雅致得紧。

  “天娇,季老爷子找你什么事?”鞠婧看到室友回来,赶紧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,就是看了看我的剑而已。”凤天娇虽然性格开朗,也不是什么都会说出去的,看着外面夕阳已经快要落下,接着说道:“我饿了,走,吃饭去。”

  听到凤天娇这么说,鞠婧也觉得自己的腹中有些空虚,两女便结伴出了房间。

  走到楼梯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李玉儿主仆,四人相视一笑,都清楚对方是要开荤了。

  这些天为了安全,她们一直都是吃的干粮,也没有什么挑三拣四的可能,这对于从小锦衣玉食的两位大小姐来说虽算不上煎熬,但是此刻闻到楼下的香味之后,却也是馋得不行。

  四人刚想悄悄地下楼,一道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。

  “你们去那里?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李玉儿顿时有些蔫了,这些天她已经逐渐开始习惯张重和元朗去安排一切,尤其是张重,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青年表现出的老道让元朗都有些吃惊,而这也正好化解了李玉儿心中的担忧,队伍里还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来统筹一切的,现在张重就是。

  可是,哪有只有好处的事情,在张重的控制之下,所有人的生活其实相当地乏味,饮食方面尤为慎重,这感觉都快赶上吃牢饭了。

  鞠婧是四女中容易突破的,张重一个眼神之后,她便投降了。

  “我们想下去吃点东西。”说完这句话,她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。

  李玉儿已经准备回去了,却看到张重自己率先走了下去。

  四女眼睛一亮,一阵风似的冲了下去,瞬间便超过了张重。

  “张公子,东西已经备好了,你们可以吃了。”季宏站在楼下的餐厅门口,笑着对张重说道。

  张重对季宏行了一礼,说道:“有劳了。”然后他就走了进去,而先他一步的四女根本没管这位季家总管,已然冲了进去。

  “哇,哇,哇”四女一进去,就连声赞叹。

  季家准备的也就是寻常菜式而已,但是对于四女来说已经相当地满意了,只是当她们看到几张桌子上已经吃的满嘴是油的一众高手时,瞬间觉得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,就连元朗也小酌了几杯,此刻脸色有些红润。

  见中间的位置上正空着,几人也知道那是留给她们的,一溜烟地都跑了过去,正当李玉儿准备尝一尝的时候,张重却是出现在了她的一侧,用一旁的筷子一下子打回了李玉儿伸出来夹菜的筷子,其他三女也愣在了当场。

  李玉儿怒视着张重,在怎么说自己也是真正的领队,张重有些欺负人了。

  就在李玉儿要发怒的时候,监察厅派来的医师已经小跑了过来,在李玉儿的餐具和桌上的食物那里检查了一会儿,才对张重点点头说:“没什么问题,而且这菜我们几个已经先吃过了,现在大家都没事。”

  “吃吧。”张重对四女说了一下,然后他自己倒是走出了餐厅,和季宏在外面有说有笑地聊着。

  这个时候心思缜密的李玉儿才发现,这里的人虽然不少,但是也仅仅是六成,想来那四成人是没有这个口服,此刻应该在诅咒门口的那个黑面阎王。

  不过,美食在前,她也不管了,开始吃了起来。

  虽然很馋了,四女依然吃得十分文雅,和周围一帮粗鄙的汉子那是相当不同的。

  “好香啊,呦,人也挺多。”一道略有稚嫩的少年声从一寸星居的大厅里传了过来。

  张重和季宏首先看到了来人,年约十三四岁,面色白净,身材瘦小,脚步虚浮,衣着倒是华贵,绝非寻常人家,这人后面还跟着两个公子哥,再后面则是纨绔子弟标配的狗腿子六七个。

  看到来人,张重没觉得有什么呢,但是季宏的脸色却是有些严肃,不复刚刚谈笑风生的样子。

  打头的少年也第一眼看到了两人,张重他不认识直接忽略了,在这东宣城还没有什么人是他需要忌惮的,但是季宏的脸却让他心头一颤。

  就在这个少年有些想退缩的时候,后面一个青年突然指着餐厅里面说道:“宇哥儿,你快看,好标致的美人!”

  被叫做宇哥的少年定睛一看,果然是四个貌美如花的美娇娘,特别是其中有两个,国色天香,让人心痒难耐。

  少年看着季宏那张已经有些黑的脸,畏畏缩缩,后面另一少年又说道:“宇哥儿,你怕什么,不就是你家的仆人吗?”说完这人还让后面一个狗腿子跪在地上给他擦了擦鞋子,这意思就是高速季宏,狗就是狗,要有狗的样子。

  少年上前一步,倒也没真敢和季宏搭话,准备直接越过他,进去和美人亲近亲近。

  凤天娇这几天可是闷坏了,这回有几个活宝过来给她找乐子,兴奋异常啊。

  李玉儿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,当初她在帝都的时候,一些小家的公子哥也曾经调戏过自己,污言秽语,很是不堪,对于她来说这太恶心,不能接受,而真正帝都有些势力的世家公子,都是家教甚严,出类拔萃,就算表达爱慕也是一番美事,可惜李玉儿这冰山美人也不卖面子就是。

  季宏想出手阻止,但是看到有些兴奋的凤天娇,想到这帮人的身手之后,他阴险地笑了笑,继续和张重聊了起来,而张重可是完全不担心,这几人经过他的时候,他就确认,这帮人根本就是普通人。

  宇哥儿见没人拦自己,而凤天娇好死不死地还舒了个懒腰,这把三个少年郎给馋的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急匆匆地就跑了过来。

  郭一飞等人看到这一幕,都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啊,啊,啊”三人都是惨叫一声,然后众人就看到三个人全部摔倒,这要是外面,估计满嘴都是泥了,而后面的狗腿子们一时没反应过来,全部压力上去,顿时惨叫声又此起彼伏。

  等这三人好不容易推开身上的人,却看到刚才那个女人已经放下了手里空了的筷笼走了过来,一边走还一边捏着拳头,噼里啪啦一阵响。

  这三人那还不知道栽了,不断地往后退。

  “误会,误会,姑娘你。。。”

  这话还没说完,众人就听不清了,一阵一阵的哀嚎传了老远,搞得一寸星居一些其他的客人也闻声赶来过来。

  看着凤天娇的一双美腿在三人和狗腿子之间来来回回,众人头皮发麻,这姑奶奶下脚那个狠,全是要害地方,什么脸啊,膝盖啊,还有那啥,那啥啊,反正此刻那三个货整个人蜷缩着,捂着一个地方,活像三只烤熟的皮皮虾。

  季宏还在和张重聊着,但是张重已经有些聊不下去了,但是对方好像有意拖着自己,他也没有办法。

  元朗喝了杯酒:“好身手!”

  李云兴奋地给凤天娇加油,完全不记得曾经两个人抢糕点的时候了,女人对待这些纨绔子弟总是出奇地一致。

  凤天娇走到宇哥儿身边,一只脚踩着他的脸上,不断地碾来碾去,宇哥儿的脸马上肿了起来,说话也吐字不清,他的两个死党惊恐地往后爬着,不断示意自己的狗腿子们上来帮忙,但是那帮人全都躺在远一点的地方,一动不动,好像是昏过去了,不过也好像有人时不时偷看这边,差点没把这两人气死。

  宇哥儿忍着剧痛,把脸从凤天娇的脚下挪了一点出来,骂道:“贱人,你等着,我玩不死。。。”

  他第一字刚出口,凤天娇就柳眉倒竖,听到这里终于没忍住,抬脚对着那人膝盖就是一下,一声清脆的响声传了出来,随后就是杀猪似的惨叫。

  凤天娇也意识到下手重了,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,但是看情况应该不是普通人就是了,这可能多少会有些麻烦。

  张重实在是忍不了了,抬脚就准备过来,可这个时候他却听到那倒地之人口齿不清地喊道:“机轰,机轰。”

  虽然听不太清,但是张重却第一时间判断出了他在喊季宏,就像是佐证他的判断一样,季大管家慢慢悠悠地走到了凤天娇身边,对她笑了笑,然后对着地上的人问道:“孙少爷,您玩够了?”

  这简单的一句话,地上的人没反应,但是大厅里其他的人却是脑袋都死机了,而凤天娇的脑子里则是一片空白。

  “靠!”张重一句脏话实在忍不住了,这受了人家如此恩惠,却在人家地盘上把人家的小少爷给惨殴了一顿,不止如此,就刚才的声音,那条腿肯定是断了,一个普通人,没有百十天是别想下床了。

  张重满脸冷汗地走到了凤天娇和季宏两人中间,把凤天娇挡在了身后,李玉儿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起身走了过来。

  “对,对不起,我不知道他是季小少爷。”凤天娇唯唯诺诺的声音从张重的身后传了过来,这倒是让张重乐了,还是第一次听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凤大小姐这样说话。

  鞠婧也走了过来,握了握凤天娇的手,示意不要担心。

  “季管家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李玉儿是相当的愧疚,这事吧她也有责任,一般来说她也不会任由凤天娇乱来的,不过今天特殊,她不想管,只想好好吃一顿。

  “没事没事,给各位贵客添麻烦了,是我季宏没安排好,还请见谅。”季宏笑着对李玉儿说道。

  李玉儿等人和周围围观的客人们这就有些糊涂了,怎么打了季家少爷,反而是季家不对,不过这个时候众人也发现了奇怪的地方,那个季家少爷在喊了季宏过来后,就一句话也没说,也没让季宏把那个谁咋样咋样,倒是他自己有些惧怕季宏,连带着呻吟的声音都小了许多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进来,正是那个小姑娘阿离。

  完了,张重眼前一黑,这小姑娘在这里,平鲁公八成也在了,恐怕动静太大,已经惊动他了,虽然纸包不住火,这事早晚会让他知道,但是总比现在直接撞上要好很多。

  果然,一个老人笑呵呵地出现在了女孩的身后,一看到地上斑斑血迹和几个猪头,就赶紧把小女孩转了过来,然后说了几句话,让下人把女孩领了出去。

  季宏看到来人,连忙跑了过去,在平鲁公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众人就看到季老爷子原本笑呵呵的脸,突然就沉了下来,然后径直朝着李玉儿等人走了过来。

  凤天娇有些惧怕,把鞠婧也推了出来,这样她前面连李玉儿在内,就挡了三个人。

  平鲁公走到张重面前,他已经看出来了,张重这个年轻人才是这里真正的头儿,而在他的余光中,那个老家伙元朗此刻完全一副看戏的模样,也没上来。

  张重咽了口唾沫,刚想道个歉什么的,平鲁公突然说道:“各位,这算是我的家事,让各位见笑了。”

  完全懵了,什么情况,怎么就成家事了,难不成凤天娇是他们家未过门的媳妇吗?

  众人还没理清情况,就听到平鲁公接着对护卫说道:“把这几个人给我扔出去。”几个护卫二话不说,把除了那个季家小少爷之外的所有人真的都扔了出去,就跟扔垃圾一样,丝毫没有手软,看样子业务还挺熟,可能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就剩那个小少爷的时候,众人才发现此刻的宇哥儿比刚才更是惶恐。

  “季宏,打断他另一条腿,扔到静室,没我的允许不准出来。”

  啥?

  在众人完全呆滞的目光中,季宏阴笑着走到了季宇的面前,真的抬起脚,在季宇不断地求饶中把他另一条腿也给踩断了。

  又是一阵惨嚎,但是季宇却没敢再说任何一个字。

  然后众人就看到刚才地护卫又上了,把这个季家少爷给拖了出去,不过这次倒是很注意手法,没那么粗暴,毕竟是自家小少爷。

  平鲁公突然笑了笑,笑得众人毛骨悚然,这人对自己的亲孙子都下得了如此重手,也不知道会怎么和他们算帐,而这个时候,元朗也觉得不妙,起身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“各位见笑了,这小子让他父母惯坏了,你们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,就算你们不动手,我本来也没打算放过他,不多说了,我还得去带小离儿,告辞。”众人还没怎么反应过来,平鲁公就拨开人群往外走去了。

  季宏走了过来:“不好意思,孙少爷的确欠管教,刚才的事情,我也有失妥当,抱歉了。”

  看着躬身道歉的季宏,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,直到众人又草草地吃了点东西,回到楼上也依然摸不着头脑。

  季家大院里。

  “老爷,这惩罚会不会有些重了。”季宏问道。

  “他能活着,已经是我最大的宽容了,才十三岁便辱人妻女,灭人满门,他做的事够他死几回了。现在更厉害,还和木家勾搭上了,要是因此导致我季家在两方之间失了公允,恐怕我季家也快被人灭门了。”提到这些平鲁公此刻面色狰狞,哪有白天的样子。

  “老爷不至于吧?”季宏有些不相信。

  “什么不至于,就算只是前面的事,我都想亲手宰了他,更别说后面的。”平鲁公站起身来,走到窗前,看着东宣城安静地夜晚,又说道:“季家看似风光,其实在这刀尖上已经苦撑了许久,稍有不慎便飞灰烟灭。因为还需要我们作为缓冲,季家才得以存活,但是这平衡不可能一直保持,就算我们不出问题,也总有平衡需要结束的一天,那个时候希望我季家可以站好队,保存香火吧。”

  季宏走上前去给季老爷子披了件衣服,夜还是有些凉的,特别是对于上了年纪的人。

  他是第一次听到季老爷子说出这些话,其实自己也不是对这些完全不清楚,只是现在听着季老爷子苍老的声音说出来,他感觉格外凄凉,明知会是一个惨剧,却不得不演完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穹志,血穹志最新章节,血穹志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