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,病房外来人了,急急忙忙在敲门。

  “骆小姐!”

  “骆小姐!”

  见里头没人应,随值班护士同来的警卫立即开始撞门。

  撞第三下的时候,门突然从里面开了,两个警卫来不及收回冲力,猛地朝前趔趄,险些栽倒。

  矮个儿的那个警卫恼羞成怒,回头就瞪站在门口的那个‘歹徒’,大喊一声:“你是什么人?!”

  未等到回答,值班护士突然尖叫,指着地上那把沾血的剪刀:“快把他抓住!”

  入室行凶,胆儿不小!

  两个警卫当即上前拿人。

  江织还站在门口,一步也没退,一脚踹在前面那个警卫的肩上,他用了十分的力道,人被他踹飞了,撞着后面那个一起栽在了地上。

  真他妈不经打。

  他转身就走了。

  后面,两个警卫立刻爬起来,去追人。

  病房里只剩骆青和与值班护士,护士见骆青和已经倒在了地上,后背全是血,吓得手足无措。

  “骆小姐。”

  “骆小姐。”

  人已经昏迷了,叫不醒,值班护士在病房里大喊:“郑医生,郑医生!”

  第五人民医院。

  周徐纺从手术室出来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,她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江织,是方理想。

  “徐纺。”

  方理想一喊,病房里其他几个人都过来了。

  乔南楚在,薛宝怡也在,连便利店的温白杨都在,唯独江织不在。

  方理想见她不吭声,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是醒了吗?”

  周徐纺眼珠子转来转去,在找江织。

  应该是清醒了,方理想欣喜若狂,只恨不得扑上去熊抱:“吓死我了你!”

  周徐纺开口就问她男朋友:“江织呢?”

  方理想说:“他出去了。”

  周徐纺还没恢复,声音没什么力,脸上血色也没几分,她自己把氧气罩摘了,又问方理想:“他去哪了?”

  方理想答不上来,她也不清楚,她也不敢乱说,江织杀气腾腾地就走了,总觉得不是去干正当事。

  这时,乔南楚接了话:“他出去了一趟,很快回来。”回头瞥了薛宝怡一眼,“宝怡,去叫医生过来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薛宝怡刚出病房,碰上江织回来了。薛宝怡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,还是那身沾血的正装,也没看出别的问题。

  “周徐纺醒了,在找你。”

  江织快步进了病房。

  周徐纺身体有点虚,人走近了她才听到脚步声,抬头看见了人,心才放下:“江织。”伤口靠右边,她用左手撑着床,要坐起来。

  “不可以动。”江织扶着她躺回去,怕碰到她后背的伤口,便让他侧躺着,“医生呢?”

  不知道为毛,方理想看见江织有点犯怵,不由得都站直了,回答说:“已经去叫了。”

  周徐纺很少这样,恹恹的,有气无力:“你去哪了?”

  江织没告诉她,只说:“等你好了再告诉你。”

  周徐纺也没有再问了。

  医生已经过来了,是主刀的那位祁主任,先看了看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,然后拿着手电筒在看周徐纺的瞳孔。

  还要量体温。

  已经换了特殊体温计了,从江家实验室那边送过来的,可以测量极低体温,但需要放在腋下量。

  祁主任快六十的人了,当医生的没什么避讳,刚要去给病人量体温,江织说了句:“让她来。”他指女护士。

  祁主任尴尬地把体温计给了女护士。

  江织往后扫了一眼。

  乔南楚自觉背过身去,薛宝怡不自觉,被方理想拽过去了。

  22度。

  这个体温,是人类会有的吗……女护士有点迟疑地记录了数据。

  “不要忍着,”江织蹲在床头,“哪儿疼、哪儿不舒服,都要跟医生说。”

  周徐纺小脸还是刷白刷白的,唇色也泛白,一点血色都没有,她摇摇头,说: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  江织不信她的话,问医生:“怎么样?”

  祁主任收起了听诊器:“血止住就没有大碍了,修养几天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  江织道:“谢谢。”

  祁主任不敢当啊:“江少客气了。”

  检查完后,江织对身后几人说:“我有话跟周徐纺说,你们都先出去。”

  江织明显心还不静,身上戾气都没散,得周徐纺安抚才行,乔南楚识趣,给了薛宝怡个眼神,一起回避了。

  等门关上,江织伸手碰碰周徐纺的脸:“还很疼是不是?”

  麻醉都要用二十倍的量,她不可能不疼。

  是很疼,但周徐纺怕江织心疼难过,忍着疼,说:“只是有一点点疼。”

  这话也就骗骗她自己。

  “镇痛剂的用量不能再加了。”江织把手伸到她嘴边,“很疼的话,你就咬我。”

  周徐纺真张嘴,没有咬他,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,亲完就皱眉了:“有血腥味。”

  是有血腥味,他没时间清理自己,身上狼狈得很,说:“都是你的血。”他往前趴了一点,用脸碰了碰她的脸,还心有余悸,声音都是哑的,“快被你吓死了。”

  周徐纺伸手擦他脸上干了的血迹,擦了两遍也擦不掉:“已经不要紧了,等药物代谢完,伤口就会痊愈。”

  “青霉素?”

  周徐纺的身手江织清楚,如果不是用了药,就八个人不可能是她的对手,上救护车之前,她说了,不能用青霉素。

  周徐纺点头:“我的体质和这个抗生素相克,只要微量就会大幅减缓自愈和再生的速度,凝血功能也会有问题,如果没受伤,会休克和高烧,药效过了就没事。”

  可一旦受伤,止血就会很困难。

  这还只是微量。

  江织问她:“那如果注入的量很大呢?”

  会心脏骤停,大动脉搏动与心音消失,所有器官缺血、缺氧,最后猝死。

  这是负责她的那个博士下的推断,事实如何,没有谁试过。在实验室的时候,那些人拿她做过很多次实验,但从来没有越过她能承受的临界值。

  她说: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未知太多,江织从来没有这样心慌过,怕是这次之后,他要草木皆兵了:“这件事还有谁知道?”

  “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,应该只有基因实验室的人知道。”可会是谁呢?

  苏鼎、苏卿侯,还是那几个医学博士,或者是试验者当中的人……好像都有可能,周徐纺也猜不出来了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爷是病娇,得宠着!,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,爷是病娇,得宠着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