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吸吸鼻子,眼睛热了:“你打我了!”

  薛宝怡摸了摸后脑勺的包:“我打你哪儿了?”

  她哼了哼:“你滚吧。”

  行吧,他滚:“那你好好养病。”他一步三回头,还发着高烧,眼睛潮红,看上去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,“在家有时间可以玩玩游戏。”

  方理想扭头就往家里跑。

  不玩了!再也不玩了!

  翌日,林商发了微博替方理想辟谣,并po出了方理想去医院探病且路过妇产科的照片。

  前脚,方理想的绯闻刚平息,后脚,白梨的丑闻就爆出来了,据‘知情人士’透露,昨晚白梨在浮生居点了两个坐台牛·郎。

  有图有真相,事情一爆出来,话题度就居高不下,出了这种丑闻,经纪公司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来澄清,事情八成没跑了。

  出了这种黑料,白梨在这个圈子里,也就走到头了。

  周日,骆家办丧事,从早上开始,殡仪馆外面的私家车就没停歇过。

  骆家老爷子难承丧子之痛,一病不起,葬礼由二儿媳徐氏操办。骆家在外面的私生女是有一堆,但都进不了灵堂,牌位旁边只有骆青和与骆颖和两人在守灵。

  骆颖和跪得腿都疼了,她揉揉膝盖,起身。

  徐韫慈问她:“你去哪?”

  她随口胡诌了个理由:“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  一出去,她手机还真响了。

  是她圈内的好友沈琳,也是天星的艺人,实力一般,资源也不行,平日里便喜欢捧着她。

  “颖和,出来玩吗?”

  骆颖和兴致缺缺:“不去了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骆颖和语气很冲:“你不看新闻?不知道我家死了人?”

  沈琳一时尴尬不已,赶紧软着语气赔罪:“我不知道这事儿,对不起啊。”

  骆颖和懒得计较:“你们上哪玩了?”

  “城北新开了一家酒吧,很多圈内人去。”沈琳很会投其所好,特地提了一句,“前天我朋友还说在酒吧看见了萧云生。”

  骆颖和喜欢萧云生这事儿,在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。

  “云生也去那种地方?”

  沈琳说:“好像是去庆功的。”

  提起萧云生,骆颖和就眉飞色舞:“我家云生那么乖,自己肯定不会去。”

  “是是是,你家云生最乖了。”

  骆颖和说那是当然,又闲聊了几句,她抱怨:“烦死了,葬礼无聊得要死。”

  沈琳知道她跟骆常德没什么感情,也不忌讳:“是不是还要哭丧?”

  “骆青和都不哭,我哭什么。也是够无聊的,尸体都没找到,搞什么葬礼,棺材里就一堆衣服,死了就死了,还瞎折腾人——”

  这话全叫身后的徐韫慈听了去,没等她说话,喝止:“骆颖和!”

  骆颖和回头看了一眼:“先不说了。”她挂了电话,“叫我干嘛?”

  “你怎么能那么说话。”徐韫慈性子软弱,很少这样疾言厉色。

  骆颖和被凶得也不高兴了:“我说什么了?”

  徐韫慈呵斥:“你大伯人都没了,你就不能对他尊重点。”

  她嗤了一声,很不以为意:“他人没了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她讨厌骆常德,八岁时,她第一次看见他从徐韫慈的房间里衣衫不整地出来,从那之后,她就厌恶极了他。

  徐韫慈被她的话气得眼睛都红了:“他是你大伯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狼心狗肺的话来。”

  骆颖和冷笑:“我是狼心狗肺,哪比得上你,对你的姘头情深义重。”

  徐韫慈睁大了眼,不可思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说你的姘头——”

  话没说,重重一巴掌就甩在了她脸上。

  右边脸颊火辣辣的疼,她顶了顶腮帮子,愤恨地瞪着徐韫慈:“你打我?”徐韫慈从来没打过她,这还是第一次。

  “颖、颖和。”徐韫慈打完就后悔了,伸手去拉女儿的手。

  骆颖和甩开她:“别碰我!”

  徐韫慈眼眶一红:“妈妈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骆青和说得对,”她停顿了一下,直视她母亲的眼镜,说,“妈,你真贱。”

  说完,她扭头就走。

  拐角处,有拐杖拄地的声音,她跑得快,没刹住脚,直接撞了上去。

  本来就在徐韫慈那里受了气,这一撞,更火冒三丈了:“你瞎了啊,死瘸子!”

  周清让手里的拐杖掉在了地上,他腿脚不太好,没站稳,往后趔趄了两步,被身后的人扶住了。

  他回头。

  是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女孩子。

  骆颖和撒完了气,就懒得理,扭头走人,却被伸出来的一只脚挡住了路。

  “你挡我路干嘛,让开!”

  周徐纺走到周清让前面,把地上的拐杖捡起来:“道歉。”

  骆颖和语气不屑,态度极差:“道什么歉?”了:

  周徐纺把拐杖还给周清让,他说谢谢,她回不客气,再看骆颖和,目光就冷清“跟他道歉。”

  骆颖和是认得周徐纺的,两人以前在片场起过冲突,自然没有好脸色给她:“他撞了我,我凭什么道歉。”

  周徐纺一板一眼的语气,纠正:“是你撞了他,我看见了。”

  “要你多管闲事。”

  她再重复一遍:“道歉。”

  骆颖和话里夹枪带棍的,很是嚣张跋扈:“我不道歉你又能拿我怎么样?”

  “不道歉不让你走。”

  周徐纺语气平铺直叙,板着张脸,表情严肃。

  骆颖和哼了一声,偏要走。

  周徐纺伸手就拽着她的后领,一扯,她后背撞在了墙上,她顿时恼羞成怒,冲上前:“周徐——”

  周徐纺按着她的肩,重重一推:“道歉。”

  骆颖和吃痛,挣扎了两下,动都动不了,她咬着牙,瞪了周徐纺一眼,极其不甘愿地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
  周徐纺没松手,问周清让:“你原谅她吗?”

  周清让颔首,笑了。

  周徐纺这才松手:“他原谅你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骆颖和活动活动被摁得发麻的肩膀,瞥了周徐纺一眼,冷嘲热讽:“傍上了江织了不起啊!”

  她哼了一声,走了。

  周清让拄着拐杖走过去:“谢谢。”

  周徐纺说:“不客气。”

  他笑得很浅,目光温和有礼:“上次在咖啡店,也还没有向你道谢。”

  周徐纺跟不熟的人,还是有轻微的交流障碍,不知道说什么,就搬出了一句里的台词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”

  他眉眼带笑,温文尔雅地回道:“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。”

  她挠挠头,腼腆地笑了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爷是病娇,得宠着!,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,爷是病娇,得宠着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