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江织。”

  周徐纺在里面第三遍喊他了,不像刚才,语气已经有一点急了,手上晃着的动作也大了一些,肩下的锁骨隐隐露出。

  江织回神,复捏了捏眉心。

  不是她也好,他很不希望她走在刀尖上,过着舔血的生活。

  他把衣服放在了她手上,又恼起来了:“你在别人家也这样?”

  周徐纺接住了衣服,手伸回去,把门关上。

  “我没有去过别人家。”一次都没有。

  江织蹙着的眉,因为她一句话松开了。

  浴室里水气缭绕,周徐纺伸手,把镜子上的雾擦掉,里面倒影清晰了,她低头看自己的胳膊,用手指摩挲了两下。

  她的自愈速度好像比以前快了。

  浴室外面,时不时有江织的咳嗽声,他吹了风,不知道是不是病得更严重了?正胡思乱想着,她手机响了,是霜降发了邮件过来。

  “搞定了吗?”

  周徐纺看着江织的衣服,走神了一会儿才回:“我手上没有伤口,他应该打消怀疑了。”

  天公作美,下了一场大雨,她才找到理由来江织家里。其实她并不喜欢算计人,更加不想算计江织,只是没了法子,她不能暴露身份,至少在去月亮湾之前,她得悄无声息的。

  “阿纺,你一定要去月亮湾上生活吗?”霜降第一次这么问,话外,有挽留之意。

  “是。”

  周徐纺回答得很绝对,她一定要去的,她不适合群居,必须一个人生活。

  过了很久,霜降的邮件才过来。

  “不去行不行?你一个人在岛上,会很孤独。”

  不去行不行?

  三年前周徐纺也这样问过自己,直到她被她那时的邻居发现,她都来不及解释一句,那个平时做了好吃的都会分她一半的邻居就晕过去了。

  之后,她搬家了,买了一栋楼一个人住,再也不要邻居,再也不问自己不去月亮湾行不行。

  “我怕。”周徐纺说。

  霜降问她怕什么。

  “怕有一天会被别人发现我的秘密,然后把我烧死。”

  那年她从实验室逃到大麦山,机缘巧合救了一对夫妇,开始,他们也对她礼遇有加的,后来,他们看见了她的眼睛,看见了她奔跑,看见了她快速愈合的伤口,他们就说她是妖怪,好多人都这么说,他们用石头、用棍子、用铁锹打她,他们还会放火烧她。

  她很怕,怕那些人,怕这个吃人的世界。

  江织给她拿了一件卫衣,白色的,还有一条运动裤,她穿着很大,裤腿卷了三圈,很不合身,从她出来,江织就一直打量她,他躺在沙发上,脸上病容明显,神色恹恹,只有一双眼睛灼灼。

  她不自在地把卫衣的帽子戴上,想遮一遮脸。

  江织却走过来把她帽子拉下去,他唇色很红,衬得肤色更苍白:“周徐纺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他把她挂在脖子上的干毛巾抽走,罩在她脑袋上,然后别别扭扭地撇开头:“把头发擦干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她用毛巾蒙住脑袋,左右上下一顿乱擦,头发洗了两次,雾蓝色已经褪得不怎么明显了。

  江织看了她好几眼才挪开视线,耳尖微红,看着别处,问她:“要不要喝牛奶?”

  她把头从毛巾里露出来:“要。”

  他拿了两罐牛奶,去厨房给她热。

  她跟在后面,晃着长了一大截的袖子:“我可以喝冷的。”

  江织已经把罐装的牛奶扔进微波炉了:“天太凉,不要喝冷的。”

  她更愧疚了,觉得自己太坏了,江织这么善良,她还骗他,不过……她看了一眼微波炉,再抬头看江织:“你没有按加热。”

  江织:“……”还要按?

  他哪里知道,这房子装修是薛宝怡弄的,厨房的东西也是薛宝怡多此一举添的,从住进来到现在,他就没进过厨房。

  加热按哪里来着?

  江织盯着微波炉,拧着眉头研究。

  一根手指伸过来——

  叮!

  周徐纺按了加热的钮:“可以了。”

  江织:“……”

  薛宝怡那个智障,买的什么鬼东西。

  他咳了两声:“你会做饭?”

  “不会。”周徐纺脑袋习惯性地躲在卫衣帽子下面,露出一双眼睛,表情正儿八经的,“可是我会用微波炉,在粥店帮工的时候学的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爷是病娇,得宠着!,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,爷是病娇,得宠着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